在冷而干的寝室肝微经和口语作业,歌单正好放到曲风轻快的歌曲,突然就很想逃到南国小岛度假,最好还能再带一个人。


第一个想到的人,上周才知道已经班上的男生在追。是个在嘻哈社,原创曲没什么营养,引体向上做到12个就摔在地上的。本来我也想去嘻哈社的,后来社团招新去瞄了一眼,总觉得和我想的天差地别。这样看来,我和他除了审美一致,没有任何相同点了。


那天晚上在廉价的小餐馆里,我隔着羊肉锅的蒸汽看到你们坐在另一边。社团活动?兴许是这样吧。周围人越喝越吵,你却仍然只是一语不发,偶尔笑一笑。那天大家回去都晚,被锁在宿舍楼外进不去。那天连星星都没有,黑到本该不安全也变成安全。后来好不容易说服宿管,我们...

  2018-11-21 0 0
 

今天上课讲conservatism,历史生大胜利(x)

正好前两天和同学聊到工业革命的影响,下课回来一路上琢磨,作为一个小小人类,能力实在过于有限。没人能控制历史的按钮,如何发展更无法预料。但至少,我想我可以做到不像那些仍然年轻却思维迟钝的人一样,变得对社会的不公越发麻木,对他人的悲剧越发冷漠,对自己的要求越发降低。也许很难吧,但这也可能是我这个弱者最后的自豪了。

  2018-05-12 0 0
 

理想主义者要么殉道,要么堕落成凡夫俗子。

The road not taken.

你要去向何方呢?

  2018-01-01 0 3
 

【零凛】Nepenthe 忘忧草



很久没写了找点感觉x

考试月的减压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你说,如果我们被人发现了会怎么样?”

彼时凛月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,仿佛羽毛扫过羊绒挂毯,传到零的耳朵里还带着一丝热度。他们贴得很近,进到彼此都能清楚地听到对方的每一次喘息,每一次心跳。颓靡的余韵还未消散,伴着壁炉里燃烧的木炭一同使室内升温。与窗外的漫天飞雪不同,宽敞的卧室仿佛独立于冰冷刺骨的外界,气氛温暖又夹杂着些微禁忌感。

“那样的话,我希望那天会是个下雪的日子。”

凛月过了许久才听到回答,久到他甚至以为这会是他们今天说的最后一句话。其实若在过去,他们甚至几乎不怎么说话。如果指尖可以毫无保留地吐...

  2017-12-15 2 43
 

【零凛】Bloodstream

凛月性转,不能接受的话还请绕道|・ω・`)

参加了这次深夜120min的活动,选了“海边”这个主题w

虽然写得断断续续但基本还是控了一下时

结尾放飞自我,只能说自己写得很爽就是了x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还是在毕业舞会的时候。

凛月只觉得万分后悔。她一向不喜欢热闹,又对社交没有半点兴趣,甚至不如在家睡上一天更有吸引力。但是零执意要她去,没有什么理由却也异常固执。

“你不能错过,这将会是你学生时代最棒的回忆。”零诚恳地说,语气仿佛是在说番茄汁有那么好喝一般理所应当。凛月坐在梳妆台前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,任凭零站在她身后鼓捣着她的头发。时间紧迫,他只好为凛月编了个...

  2017-07-29 2 67
 


跳下悬崖为了感受风擦脸而过

潜入深海为了体会被慢慢淹没

我要在泥地里滚

我要在地上踩出一个坑

岩浆喷薄而出,只有灵魂永生

  2017-06-10 0 3
 
 
|1
|2
|3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© REVO_神游 | Powered by LOFTER